创新养老模式提升服务质量(国际视点)--健康·生活--人民网
发布时间:2022-03-25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应对人口老龄化是一个全球性课题。由于老年人的年龄、收入、文化水平、个人喜好等存在较大差异,不少国家不断探索和创新形式,通过构建多样化的养老服务体系,推动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。

  在德国,83岁的不来梅市前市长亨宁·舍夫经常接受媒体采访,积极提倡合租养老。

  说起为何萌生合租养老念头,舍夫说:“我的3个孩子陆续长大和搬离,房子突然变得又大又空。”他开始思考未来的生活,很快发现有很多面临类似情况的朋友。大家讨论之后决定搬到一起生活。

  于是,他和另外10个朋友集资搬到了目前居住的房子,并根据大家的需求进行改造:每个住户都有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,保留了足够的私人空间。共用的厨房和餐厅,定期举办的集体活动,则创造了活泼的团聚氛围,解决了老年人的孤独问题。

  “对于不少老年人来说,这比去养老院更有吸引力”,舍夫对居住在合租公寓内的生活感到满意。舍夫说,室友们经常一起做饭和聚会,沿着威悉河户外骑行也是多年坚持的活动。如今他和几位室友年事渐高,于是改骑更省力的电动自行车。

  “我们从早到晚都会相互拜访、关心彼此。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们彼此依赖很多,合作也更加密切。”舍夫说。分享快乐的同时,舍夫和室友们也一起承担痛苦。多年来,他们一起照顾病重的室友,经历了3位室友离开人世。在他们看来,这也是共同生活的一部分。老人除了互相照顾外,还可以共同雇用打扫卫生或照顾起居的钟点工,以及上门医护人员,这也节约了一大笔可观的开支。

 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,到2030年,65—79岁之间的老龄人口将占到德国总人口的20%。这一年龄段的老年人普遍已经退休,多数还处于能独立生活、无需看护的健康状态。德国健康保险公司的护理专家加布里埃尔·托马森说:“许多人希望到老年时,继续拥有自主的生活和家一样的环境。”

  正因如此,这种通过合租方式互助养老的模式,已经取代一般独立养老公寓,成为德国十分受欢迎的养老模式。德国权威民调机构Forsa研究所的最新调查显示,2/3的老年人认为,共享生活是老年生活的最佳方式。

  新的商业模式应运而生,大量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合租网站和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立。为了方便不常上网的老年人,这些公司还通过纸质广告、热线电话等方式,为老年人提供建议和方案。房地产公司也顺应这一需求,新建了一批专供合租的老年公寓。这类公寓往往整体采用无障碍设计,并且安装了电子监控、医疗急救等养老护理服务设施。德国各级政府对新建或改建老年合租公寓提供融资补贴。

  在韩国京畿道龙仁市的孝潭老人托管中心里,30余名老年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伴随着节拍抬臂扩胸、舒展身体,工作人员响亮的口号和饱满的热情感染着老人们,整个中心洋溢着欢快的氛围。

  记者在孝潭老人托管中心的每月活动计划表上看到,中心每天为老人安排4次活动,包括健康操、智力脑体操、美术、民谣演唱、乐器演奏、保龄球、乒乓球、健步走等,内容形式丰富多样。孝潭老人托管中心院长介绍,中心每天会派专车接送有需要的老人,并根据老人的需要制定个性化的服务项目,旺角心水万人社区论比如吃药、量血压等,以确保老人的身体健康。

  在韩国,每个托管中心提供的服务不同,有的只提供照看服务,有的会设置各种课程,组织老人做游戏、练体操,帮助老人改善身体机能,提高认知能力。数据显示,首尔目前约有170个经过认证的优质老人托管中心,运营时间可延长至每日22时,并优先接收低收入人群。

  随着老龄人口比例不断扩大,韩国近年来出现了各式各样的老年福利机构。对于老人需要专人看护的家庭来说,类似于“托老所”的老人托管中心为其解决了后顾之忧。目前,www.964499a.com,韩国的老人托管中心以私立为主,在韩国加入长期疗养保险的老年人便可申请“入托”。

  韩国国民健康保险公团会对老人的自理能力进行分级,根据等级不同给予相应比例报销,个人负担费用不超过总费用的15%。被划为自理能力不足等级最高的老人每天享受托老中心8小时服务,个人仅需负担7500韩元(1美元约合1222韩元),而低保老人费用全免。

  除了老人托管中心,韩国还有一些老人服务机构专门为低收入老人,尤其是独居老人,提供沐浴、复健、清扫、护理、短期入住等多种定制上门服务。此外,韩国各地都设有规模不同的老年综合福祉中心,供老年人进行各类休闲娱乐活动。

  在意大利帕尔马一家老人疗养院,不时传出阵阵音乐声和笑声。为了丰富老年人生活,院方不定期从音乐学院和古典乐团请来艺术家,在养老院花园中演奏一些深受老人喜爱的乐曲,老人以笑脸和掌声回报这些艺术家。养老院负责人朱塞佩·盖亚尼表示,音乐对于很多老人是一种很好的慰藉。

  意大利国家统计研究所的数据显示,2021年65岁以上老年人占人口比例达到23.5%,且呈逐年上升趋势。意大利近40%的75岁以上老人独居,传统的“家庭养老”模式正遭遇挑战。

  意大利政府和社会持续探索创新综合性的养老服务,努力解决老年人生活问题。目前,针对生活无法自理且无人陪伴的老人,意大利有各种机构和服务可供选择,如老年人活动中心、老年公寓、家庭护理服务、长期护理机构等。以首都罗马所在的拉齐奥大区为例,区域内每330多个居民点至少拥有一个老年人活动中心,覆盖了95%以上的居民,已成为老年人进行社交活动的主要场所。

  家庭护理服务在意大利十分普遍,老人可以请护理人员处理日常事务和家政事务、进行医疗诊断等。据统计,目前有150万人从事与家庭护理相关的工作。意大利政府还专门针对的社会服务制定了框架性法律,其中专门面向需要帮助的老年人的法律条文规定,支持家庭单位为需要的老年人提供家庭护理,有家庭困难的老人则可以向政府申请补助和护理费用补贴或减免。

  意大利政府和社会不断完善老年人服务项目。2009年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启动了“银色阶梯”项目,对全国大部分地区老年人的健康状况持续进行抽样跟踪监测,并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相关政策并评估有效性。疫情防控期间,民间组织意大利积极老龄化协会组织了约7000名志愿者为老年人上门送餐送药品、提供紧急服务和心理热线年一年,志愿者们提供的服务时间就超过140万个小时。

  老年大学也成为意大利老年人满足精神需求、实现自身价值的重要场所。意大利老年大学协会在全国共有330多家教育机构,教授文化、历史、心理学等课程,学员超过8万名。